“武安爱心妈妈”李利娟事件最新动态:

事件回顾:

Video News

几十年来环绕着李利娟及其爱心村的光环,顷刻间被打碎。5月4日,河北省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以连续三年未参加年检为由,撤销了李利娟爱心村(正式名称为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爱心村的74名孤儿弃婴被分流安置。

据邯郸武安市报社官微“新武安”报道,5月4日上午,武安市民政局联合有关部门对李利娟福利爱心村依法予以取缔,并对所有孤儿弃婴全部妥善安置。李利娟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5月5日凌晨被武安市公安局依法实施刑事拘留。

5月4日,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听证会,武安市行政审批局现场下达了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爱心妈妈”李利娟创办的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被关停。关停的理由是,2014年至2016年未参加年检,2017年未按规定报送年检材料。此后,爱心村的经营者李利娟涉嫌多起敲诈勒索犯罪、扰乱社会秩序犯罪被刑拘。

label

河北武安市爱心村负责人李利娟被拘后,其原本收养的孤儿安置问题已有后续进展。5月5日晚间,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河北省武安市市长强延峰处获悉,李利娟爱心村被取缔后,孤儿弃婴将由武安市政府出钱解决,将会妥善处理所有孩子的上学就医问题。

5月5日下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河北省武安市相关部门获悉,经过查证,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负责人李利娟涉嫌多起敲诈勒索犯罪、扰乱社会秩序犯罪,目前已被刑事拘留。李利娟名下账户有人民币2000余万元,美元20000余元,公安机关已查封,案情正在进一步侦办之中。

“你一个人敢去四霞子的地盘?”出租车司机知道目的地,多收了5块钱。他说,去那里很冒险。四霞子就是知名全国的河北武安市爱心妈妈李利娟,因为在家里是第四个女孩,当地人给她取了个江湖名号。21年来,她陆续收养了104名遗孤,创建了福利院。在武安之外,人们赞誉她大爱无边,在武安,很大一部分人称她为“痞子”。

经历回溯:

05.1996

第一名孤儿

37岁的河北武安妇女李利娟将一名被遗弃四川籍5岁女童领回家中,这是她收养的第一个孤儿。

2006

感动河北年度人物

李利娟入选2006感动河北年度人物榜。经过近十年的经营,李利娟创办的“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已收容了16名孤残儿童,社会媒体称李利娟为“爱心妈妈”。

12.2011

照顾我的孩子们

经过全面体检,医学专家初步排除了李利娟身患癌症的可能,李利娟激动地表示:“只要不危及生命,只要我还能活着,我就开心,我就会好好照顾我的孩子们。”这一年,“爱心妈妈”收养的孤残儿童达到39名。

01.2013

武安市民间福利爱心村

李利娟为武安市民间福利爱心村的48名儿童办理了户口,时任武安市民政局副局长李景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根据规定,收养孩子必须在政府的福利院中进行。李利娟申办的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是一个民办非企业性质的机构,显然也不符合规定。”

02.2017

“痞子行为”

新京报记者深入李利娟的武安市民间福利爱心村开展采访,刊文《“痞子”妈妈和她的104个孩子》,“爱心妈妈”的“痞子行为”引发社会争议,这一年,李利娟收养的孤残儿童达到104人。

2018

撤销登记“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

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下发了一份告知书,内容称因李利娟经营的“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在2014-2016年未参加民办非企业单位的年检,拟作出撤销登记决定。

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发布公告,撤销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

武安市官方微信“新武安”发表文章《从冰山一角看“爱心妈妈”李利娟的双面人生》,文章称李利娟印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市公安局对其实施刑事拘留,并与5月5日凌晨将其从北京带回武安。福利爱心村内共计71名儿童被当地民政机构统一安置。

2018年5月8日,武安市官方微信“新武安”发布文章《新家真好!武安市民间福利爱心村69名孩子入住武安市福利院,他们乐坏了!》,称原生活在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的69名孤残儿童已先后被安置到由武安市市民政局新建成并主办的武安市社会福利院,并接受治疗和照顾。

时评:

崭新的河北省武安市社会福利院楼下,多名护工等着迎接第一批入驻的孩子。当天,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以下简称武安市民间福利爱心村)的69名孤残儿童全部被安置到这里。

“金钱曾改变她的生活,但真正改变她命运的是她遭遇不幸后升华的高贵情感,上百个孤儿的爱心妈妈,这个称谓使她达到了用金钱永远也无法达到的人生高度。”

几十年来环绕着李利娟及其爱心村的光环,顷刻间被打碎。5月4日,河北省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以连续三年未参加年检为由,撤销了李利娟爱心村(正式名称为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爱心村的74名孤儿弃婴被分流安置。次日凌晨,李利娟被武安公安局从北京带回武安刑事拘留,罪名是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等。

人性更是复杂的,不论是政府对于形形色色公益活动和公益组织的管理,还是媒体对各种“爱心妈妈”的宣传报道,都应该遵循一些基本的原则和常识。

规范民间收养行为,严禁个体私自收留弃婴,完善社会保障救助机制,化解公众隐忧和焦虑,已成为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同时,应借鉴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社会救助走社会化的道路,多元化筹集资金,动员社会力量参与社会救助。

袁厉害、李利娟们从被赞誉到被质疑的背后,个体灰色收养的风险应被正视,还应用制度保障去消弭。

 

因“21年来耗资数百万收养118名遗孤”的事迹饮誉极广,被誉为“爱心妈妈”的河北武安“农民”李利娟,日前被推上风口浪尖。

日前,民政部、发展改革委、公安部等七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弃婴相关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强对弃婴的规范管理,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私自收留弃婴,要求社会力量兴办以孤儿、弃婴为服务对象的社会福利机构必须与当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共同举办。

河南兰考事件发生之前,由民间收养机构、个人抚养代养的50多万名孤儿与类似袁厉害的爱心妈妈共同生活,然而一场大火过后,民间收养机构四面楚歌,一些民间收养机构除面临身份注册难、资金筹集无路的困境外,还需面临机构被遣散的尴尬情况。

中新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新闻热线      |       投稿信箱      |       法律顾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